您的位置:首页 >理论观点>详细内容

理论观点

新时代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论析

来源:《中国高教研究》2020年第5期 发布时间:2020-06-02 16:06:05 浏览次数: 【字体:

新时代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论析

钟晓敏 浙江财经大学校长、教授

《中国高教研究》2020年第5期

摘要: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是基于并且高于内涵式发展的一种内生发展取向和模式,它以特色强、质量优、满足需求能力强为主要特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要求高等教育实现平衡且充分的发展,在培育创新驱动发展原始动能、提供优质高等教育、重视人的发展水平和满足人的多样化需求等方面发挥更大作用。在此背景下提出推动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彰显了高等教育与时俱进的哲学价值意蕴。大学办学者应结合本校办学理念、办学定位,从强化特色、提高质量、重视满意度三个维度思考如何推进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

关键词:新时代;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

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是一种特色要求高、质量程度优、满足需求能力强的高等教育发展导向,就其本身而言,既可以理解为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的“升级版”,也可以理解为一个高于内涵式发展的高等教育发展方式、发展阶段、发展取向。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新的历史方位下,经济社会发展“对高等教育的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对科学知识和卓越人才的渴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烈”。基于这一重要判断,在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推动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的基础上,党的十九大报告进一步提出“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从“推动”升级为“实现”,既是希望尽快解决高等教育自身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又是希望高等教育更好履行其基本功能并且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发挥更大作用,其实质是要求高等教育提高发展站位、期待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

  一、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的相关概念辩析

  “真正的思想和科学的洞见,只有通过概念所做的劳动才能获得”。在探讨“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话题前,有必要分析厘清与之相关的质量、高等教育质量等术语的基本涵义,廓清与“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高等教育高水平发展”的区别与联系,在此基础上给出一个更一般性的“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概念,以便深入理解其价值意蕴。

  (一)高等教育质量与高等教育高质量

  质量的定义众多,以国际标准化组织(ISO)给出的定义最为流行,ISO8402:1994《质量管理和质量保证:术语》将质量定义为“反映实体(产品过程或活动等)满足明确和隐含的需要的能力的特性总和”,ISO9000:2000《质量管理体系基本原理和术语》又将质量定义为“一组固有特性满足要求的程度”。前后两个定义均强调特性、满足需求、能力或程度等关键要素,说明质量概念与实体的特性强弱、需求满足能力或程度高低等因素有强关联性。

高等教育质量是质量在高等教育领域的体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1998年世界高等教育大会上发布的《21世纪的高等教育:展望和行动世界宣言》第11条指出,“高等教育的质量是一个多层面的概念,应包括高等教育的所有功能和活动:各种教学和学术计划、研究与学术成就、教学人员、学生、楼房、设施、设备、社会服务和学术环境等。”此条款对高等教育质量的包含范围进行了宏观界定,但未考虑高等教育“固有特性”满足本身或外部需求的能力与程度。何为高等教育的“固有特性”?国内外高等教育学术界普遍认同学术性是高等教育的固有特性,它渗透于高等教育教学、研究、服务等基本功能中,这些功能体现了高等教育内适性与外适性的统一。由此,笔者认为高等教育质量是指高等教育培养学生、创造知识、提供服务等各类学术活动及其成果满足高等教育自身需求和外部需求的能力或程度。高等教育高质量则呈现为优质的高等教育,突出表现为两点:在自身发展方面追求更充分、更平衡;在满足外部需求方面强调多元化、个性化以及更高的满意度。就此而言,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是追求优质的一种行动理念、过程,或是以优质为本来目的。

  (二)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与内涵式发展、高水平发展

  在高等教育发展方式、取向上,内涵式发展、高水平发展的表述比较常见。以内涵式发展为例,自1993年《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首次提出“高等教育的发展要坚持走内涵发展为主的道路”以来,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2012年《关于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若干意见》、2018年《关于加快建设高水平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的意见》、2019年《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实施方案(2018—2022年)》等先后提出内涵发展或内涵式发展的政策表述,两者在政策用意上几乎等同;高等教育学术界对内涵式发展的研究热度亦较高并且成果较多,特别是别敦荣、张炜、眭依凡等著名学者对此均有相关创造性见解。而同样作为一种高等教育发展方式、取向的高质量发展,则罕有相关阐述或研究。笔者认为,高质量发展与内涵式发展、高水平发展之间有一定联系但又有区别,不可以简单等同使用。

  高质量发展与内涵式发展存在程度或水平差别。哲学意义上的内涵是指概念的本质、特质,包含质量与特色维度,也即内涵“一是指事物的本质;二是指事物的内容。事物本质的发展主要表现为坚持与弘扬,事物内容的发展可以表现为增加,也可以表现为加强”,由此推理出内涵式发展追求的是有特色、有质量的发展,并且与高质量发展类似,可以理解为一种发展理念、过程或者结果取向。因此,高质量发展与内涵式发展在本质上同属于内生发展模式。但是,内涵式发展中的特色和质量具有程度模糊性、难以度量性等特点,它侧重回答特色与质量“有没有”的问题;而高质量发展中的特色和质量虽然同样难以度量但是处于“高”的程度或水平,它侧重回答特色“强不强”和质量“优不优”的问题,因而高质量发展可以理解为特色更强和质量更优的内涵式发展。对我国高等教育系统而言,在实现由高等教育大国向高等教育强国跨越的过程中,也必然存在以高质量发展提升内涵式发展水平的要求,身处高等教育系统中内涵式发展水平不同的高校也会因时因势主动寻求高质量发展。

  高质量发展与高水平发展存在动力与取向差别。高水平发展更多体现为一种自上而下推动的外生发展模式,突出工具理性,注重横向比较,如在高等教育领域表现为以政府意志推动高等教育系统分层分类,以高等教育系统中少数高校为资源配置的重点对象,期望通过一定时期的建设发展,达到比域内域外其他高校更高的办学水平,历史上的“211工程”和“985工程”以及现在的“双一流”建设就是典型的高水平发展模式。衡量高等教育高水平发展的标准既包括高水平大学、高水平学科、高水平人才等量的规定性,也包括高等教育竞争力、软实力等质的规定性,在质量观上强调的是高等教育系统或者具体高校的整体“合需要性”。而高质量发展更多体现为一种系统自身推动的内生发展模式,突出价值理性,注重纵向比较,在高等教育领域表现为高等教育系统内部各高校期望通过强化特色、巩固优势来实现高等教育的自身价值、增强高等教育贡献力、提高高等教育利益相关者的满意度等质的规定性。在质量观上包含高校的整体“合需要性”,但又更注重强调高校内部各个方面或者个体的“合发展性”。必须指出的是,高质量发展与高水平发展虽然在推动形式、价值取向、评判标准等方面有些区别,但是就同一所高校而言,两类发展仍是紧密联系的,高水平发展的成果正是高质量发展的基础,高质量发展也是高水平发展的成果体现。

  (三)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概念及特征

  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的关键词是“高质量”,从“高质量”词条的不同属性看,对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可以有三种理解:一是体现“高质量”的名词属性时,它与“高等教育”“发展”共同构成一个名词,指向“高等教育的高质量学术活动及高质量成果”,此时的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是一种发展理念导向;二是体现“高质量”的动词属性时,它与“发展”共同构成一个动词,指向“高等教育要高质量开展各类学术活动”,此时的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是一种发展过程导向;三是体现“高质量”的形容词属性时,应该理解为“高质量的发展”,指向“高等教育开展的各类学术活动及取得的相应成果是高质量的,并且较好地满足了自身和外部需求”,此时的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是一种发展结果导向。笔者认为,以上三种理解共融互通、缺一不可。但对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的理解,又要注重与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和高水平发展的区分,后两者是在规模扩张到一定程度,高等教育发展需要注重效益而提出的质量提升要求,而前者是在质量有所提升后,高等教育内外部新环境对其发展提出更高要求的基础上,基于平衡、充分的理念而提出,立足并致力于提升内涵式发展和高水平发展的程度。因此,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是指高等教育系统将高质量发展理念渗透融入到教学、研究、服务等各类学术活动中,获得了比较平衡、充分的发展,其成果较好地满足了自身需求和外部需求,包含特色强、质量优、满足需求能力强三个特征。

 

终审:童玉婷
【打印正文】